1. 区块链研习社 CHAINCLUB首页
  2. 深度

Curve War升级CVX之战,精彩的权力之争仍在继续

早在 2020 年 8 月就爆发的 Curve War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始终没获得足够的关注,但随着 Convex 的出现,形势出现了极大变化,各大协议也开始争夺 CVX 的话语权。战争的火药味越发浓烈,而 CRV、CVX、YFI 在过去一个月内也展示出了强劲的表现。为什么会有 Curve War?它的主要参与者有哪些?谁是最大的赢家?Curve 作为一家专注于低滑点的算稳 AMM,通过发行治理 Token CRV 作为提供流动性的激励,从而提高 Curve 平台各算稳池的流动性深度,并保持算稳的挂钩能力。仅从这一层面看,Curve 似乎和其他依靠流动性挖矿的 DeFi 1.0 协议没有区别。

Spread the love

原文作者:0x137,@ 律动 BlockBeats

 

早在 2020 年 8 月就爆发的 Curve War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始终没获得足够的关注,但随着 Convex 的出现,形势出现了极大变化,各大协议也开始争夺 CVX 的话语权。战争的火药味越发浓烈,而 CRV、CVX、YFI 在过去一个月内也展示出了强劲的表现。为什么会有 Curve War?它的主要参与者有哪些?谁是最大的赢家?

 

一、为什么会有 Curve War?

 

Curve 作为一家专注于低滑点的算稳 AMM,通过发行治理 Token CRV 作为提供流动性的激励,从而提高 Curve 平台各算稳池的流动性深度,并保持算稳的挂钩能力。仅从这一层面看,Curve 似乎和其他依靠流动性挖矿的 DeFi 1.0 协议没有区别。

但 Curve 有一个非常关键的机制,使它和传统流动性挖矿有着极大的不同:通过锁定 CRV,流动性提供者(LP)可以对应地获得 veCRV,它对 Curve 平台的流动性激励幅度有着实际的治理意义,拥有着改变「衡量权重」(Gauge Weights)的权力。

也就是说,Curve 平台上每个矿池的流动性激励,将会由其 veCRV 投票权决定,越多 veCRV 持有者为其投票,它的流动性激励就会越高。这样一来,CRV 成为了其他协议为自己利益相关者提供的收益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了提高自己的 APY/APR,这些协议就不得不以各种方式积累 veCRV,来争夺 Curve 流动性激励这块山头,旷日持久的 Curve War 也随之而来。

 

Curve War升级CVX之战,精彩的权力之争仍在继续

从严格意义上说,Curve War 是一场雇佣兵战争。veCRV 持有者不可能凭空地去为某个特定矿池投票,想要做到这一点,协议必须为他们献上足够诱人的「贿赂」。例如,如果你为 MIM(Abracadabra 平台稳定币)矿池投票,就可以获得相应的 SPELL Token(abracadabra 原生 Token)。在最新一轮的 Votium 投票中,abracadabra 平台的「贿赂总额」甚至达到了 96.9 万美元。而在焦灼战事下,交战诸方仍在不断发展积累 veCRV 的新战略,Curve War 也进入了白热阶段。关于 Curve War 的早期历史,在《一场围绕 Curve 的权力之争》一文中有详细的介绍。实际上,这场战争起初并没有吸引到足够的关注,像 Yearn Finance、Stake DAO 这些主要参与者在获得 CRV 激励后便在市场上将其抛售,压低了 CRV 的价格,也就很大程度上削减了激励机制的吸引力。但在 Convex 出现后,一切都变了。

 

二、Convex:我雇佣的雇佣?

 

Convex 是专为优化 Curve 利率而打造的 DeFi 协议,旨在尽可能多地锁仓 CRV Token。CRV 持有者可以在 Convex 上永久质押他们的代币,并换取等额的 cvxCRV 作为流动性,不仅可以享受与 veCRV 持有者相同的 CRV 激励,还能获得额外的 CVX 作为奖励。而 Convex 从中得到的好处,就是从 veCRV 持有者手中换来了完全自主的 CRV 治理权。

短短几月,Convex 就成功地积累了足够多的 CRV,并能有效地决定 Curve 上矿池的激励分配,可以说是赢下了 Curve War 的第一战。但对于 Convex 来说,事情远没有单纯控制 CRV 那么简单,解决自己治理 Token 的价值来源问题显然也很重要。

 

Curve War升级CVX之战,精彩的权力之争仍在继续

 

于是 Convex 如法炮制 Curve,做了一个套娃机制:CVX 是 Convex 平台的治理代币,通过锁定 CVX 可以让 LP 对 Convex 的 veCRV 治理决策进行投票,也就是说,控制了 Convex 就等同于控制了 Curve。

更为精妙的是,按照当前比率计算,协议通过一美元 CVX 所购买到的 CRV 衡量权重,甚至比直接购买 CRV 还要多。在上一轮 Votium 投票中,协议每向 vlCVX 持有者支付 1 美元,自己在 Curve 平台的矿池就能获得 4.15 美元的 CRV。这样一来,对于 CVX 的需求就有了明显的上升,当前已经有 1.42 亿个 cvxCRV 和 2300 万个 CVX 被锁定,CVX 的价值也在不断稳步上升。

除此之外,Convex 的 Token 解锁时间表也是由 CRV 锁仓量决定的。当 CRV 锁仓达到 5 亿时,CVX 1 亿的流通循环将全部解锁,而平台在 CVX 排放结束后获得的每个边际 CRV 都会提高 CVX 对 CRV 的比率,这就意味着每一个 CVX 对 Curve 平台流动性激励的衡量权重都会增加。

 

三、Convex War

 

现在,为了更有效率地争夺 Curve 激励控制权,协议们在 Convex 上展开了新一轮的迷你战争。对 Alchemix、FRAX、Tribe 和 Luna 等稳定币协议来说,他们可以通过两种途径来获得更高的 CRV 激励配额。一是「贿赂」CVX 持有者,二是自己积累并锁定 CVX。而由于一枚 CVX 实际上控制着多枚 veCRV,所以直接购买 CVX 成为了协议的最佳选择。但问题是,现在只有不到 4% 的 CVX 可供交易所购买(小于 400 万个 CVX),而这些协议所需积累的数量却远远超过了市场上所流通的数量。为此协议也是各显神通,尽可能的积累自己金库中的 CVX。

 

Curve War升级CVX之战,精彩的权力之争仍在继续

 

1.Yearn Finance

 

Yearn 金库同样依靠为 Curve 矿池提供流动性以获得 CRV 奖励,但只有 10% 的 CRV 奖励会被 Yearn 锁在后台用于购买更多 CRV,剩下的 90% 全被用于奖励提供支持的 LP。很显然,这让 Yearn 在 Curve War 中输给了 Convex。如今,Yearn 已将他们所有的 veCRV 都委托给了 Convex,以期提高自己工厂池的产量。当然需要注意的是,该委托并不会将 Yearn 自己的投票权委托给 Convex。

2.Olympus

 

Olympus 团队也是很早意识到了 Curve 重要的战略意义。团队也希望利用 Curve 投票权来提高 OHM 国库资产的收益率,并实现对 Curve 生态系统的重要治理。在其治理提案 OIP-43 中,团队提议通过发行 CVX 债券,以增加 Olympus 金库中 CVX 的持仓量。在 Olympus 团队看来,成为使用 CVX 的先行者是一个巨大的优势:CVX 排放率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降低,这会使未来获取和当前控制权同等的 CVX 变得更加困难且昂贵。现在,Olympus DAO 已经拥有超 317,000 枚 CVX,价值 690 万美元。

3.其它算稳协议

 

像 Abracadabra、Frax、Alchemix 这些算稳协议则更多的是向 CVX 持有者提供「贿赂」。在过去一轮的 Votium 投票中,这几个项目都名列前茅:Abracadabra 和 Frax 分别向持有者支付了 223 万美元和 97 万美元,而 Alchemix 则在 alETH 和 alUSD 算稳池之间分摊了 130 万美元的「贿款」。此外,与 Frax 开发团队相关的合同地址还锁定了近 705,000 枚 CVX;而 Abracadabra 也决定将每周协议费用的 5% 用于购买和锁定 CVX。

4.挖墙脚的 Mochi Inu

 

必须承认,战争就是尔虞我诈,必然会有不守规则、趁火打劫的参与者。就在去年 11 月,Curve Emergency DAO 就发现一个叫 Mochi Inu 的协议在对 Curve 进行「治理攻击」,并火速出击,切断了相关矿池及其 CRV 激励。

在将 USDM 推广为「有背书」的稳定币并加入 Curve 矿池后,Mochi Inu 利用其无限量的 Mochi Token 凭空铸造了 4600 万美元的 USDM,并用这些 USDM 耗尽了 DAI 的 USDM-3 池,通过所得利润购买了大量的 CVX。其意图其实很明显,就是想控制大量 CVX,通过提高 CRV 激励以扩大 USDM-3 池,从而产生飞轮效应(Flywheel Effect)。但最终由于 USDM 的抵押品严重不足,USDM 挂钩失败,给投资者造成了重大损失。

Mochi 至今仍然控制着大约 100 万枚 CVX 代币,虽然 Convex DAO 取消了 Mochi 的投票权,但 Mochi 未来仍能通过 cvxCRV 奖励的形式获得可观的收入。毫无疑问,这种行为违背了 Curve 权力下放的初衷,也暴露了 Curve 当前的问题。在很多人看来,Curve 向来都是新算稳的保护伞,没有 Curve 很多协议都难以为自己打开局面,但也正是因为 Curve 的这个角色,让他成为了一些协议挖墙脚的对象。未来 Curve 生态想要做强做稳,就必须解决这个问题。

 

四、护城河还是特洛伊马?

 

与现实世界中的战场不同,区块链拥有无限的空间,那为什么其他协议在可以自己建造城堡的情况下,仍然选择围攻 Curve 的城墙?答案很简单——他们无法打造坚固的的护城河,这在律动《Variant Fund 联合创始人:Web3 应用如何打造防御性?》一文中也有更深入的阐释。相比之下,Curve 依靠其独特的 AMM 结构和庞大的流动性,能够打造足够坚实的应用壁垒。此外,巨鲸们被为了获得更大的投票权,也会选择更长久的 CRV 锁定时间,就目前而言,CRV 的投票锁定期为 3.65 年。Curve 的这些优势都是其他协议难以复制的,目前没有任何一个 Curve 分叉能与其竞争就是最好的证据。

Curve 已经成为当前 DeFi 领域一个关键的基础设施,围绕它产生的协议战争也受到了更多的关注。不可否认,通过控制大量 veCRV,Convex 在这一过程中为 Curve 生态的发展做出了极大贡献。但也正因如此,原本的 Curve War 似乎变成了 Convex War,CVX 也成为了 Curve War 中最为重要和受欢迎的角色。像 BadgerDAO、Abracadabra、OlympusDAO 等大型协议都在不断地积累 CVX 以寻求控制 CRV 激励。从这一基本面上看,CVX 拥有了比 CRV 本身更高的价值提议:随着 CVX 排放逐渐减缓,CVX 作为「投票控制器」的内在价值也不断上升,这也促使协议简介通过 CVX 来争夺 Curve 激励的控制权,CRV 本身则在一定程度上被架空。这不禁让我们思考,Convex 究竟是 Curve 的护城河还是特洛伊马?谁才是这场战争的真正赢家?

 

以上内容仅供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如存在明显的理解或数据错误,欢迎反馈。

 

-END-

Spread the love

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

扫码关注区块链研习社公众号,发现更多精彩内容。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